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德语学习 > 德语文学 > 威廉·缪勒:菩提树《Der Lindenbaum》

威廉·缪勒:菩提树《Der Lindenbaum》

作者:李范绥 整理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类别:B2 德语诗歌 

Der Lindenbaum

von Wilhelm Müller(1794-1827)
 
Am Brunnen vor dem Tore
Da steht ein Lindenbaum:
Ich träumt in seinem Schatten
So manchen süßen Traum.
那门前的古井边,长着一棵菩提树,
在它的浓荫下面,我织过甜梦无数。
 
Ich schnitt in seine Rinde
So manches liebe Wort;
Es zog in Freud und Leide
Zu ihm mich immerfort.
我也曾在树上,镌刻下多少的蜜语甜言;
无论快乐苦痛,我都会在树下忘返流连。
 
Ich mußt auch heute wandern
Vorbei in tiefer Nacht,
Da hab ich noch im Dunkel
Die Augen zugemacht.
今时的我也如往日,深夜里流浪踽行。
在那黑暗的沉寂中,紧闭上我的双眼。
 
Und seine Zweige rauschten,
Als riefen sie mir zu:
„Komm her zu mir, Geselle,
Hier findst du deine Ruh!“
它的树枝叶婆娑作响,仿是对我轻声呼唤:
“回来我这里吧,朋友,这里你会找到你想要的安宁”
 
Die kalten Winde bliesen
Mir grad ins Angesicht,
Der Hut flog mir vom Kopfe,
Ich wendete mich nicht.
凛冽的北风吹来,直扑上了我的容颜。
帽子从头上飘落,我却仍是一往无前。
 
Nun bin ich manche Stunde
Entfernt von jenem Ort,
Und immer hör ich's rauschen:
Du fändest Ruhe dort!
如今我远离故乡,转眼已逝数年。
然而仍能常听到那枝叶的呼唤:
回来吧,你将在那里找到安宁。



背景资料:

菩提树,桑科,学名叫Ficus religiosa,属名Ficus就是榕属(又称无花果属),而种名religiosa说明了这是“信仰”树。2000多年前,释迦摩尼在中印度的摩揭陀国伽耶城南的菩提树下悟道成佛,因此这个在印度原有“吉祥树”之称的毕钵罗树,就被称为Bodhi-druma,菩提树,“觉智”之树。

Der Lindenbaum,中文和日文都被翻译做《菩提树》,其实应该翻译做《椴树》。 椴树,学名是Tiliaceae,属椴树科。花特别香,做出来的蜜,特别醇。椴树密布于中国东北。欧洲的椴树,是外来的,但是年代久远了,椴树成为中欧人心目中甜蜜的家乡之树。(来源自龙应台《找一首歌》,转载自《南方周末》)

释迦牟尼曾在一棵菩提树下禅定四十九日,悟道成佛。菩提树喜暖,所以不生长在德国。菩提树和椴树甚至属于两个不同的科,前者属桑科,德语叫 Bodhibaum 或 Pappel-Feige;后者属椴树科,德语叫 Linde。所以将柏林的林荫大道 Unter den Linden 译成“菩提树下大街”,威廉·谬勒 (Wilhelm Müller) 作词,舒伯特谱曲的“Der Lindenbaum”译成“菩提树”,从就“物”论物的角度来看,是错译。但它们却是绝对的“妙”译。为什么?

椴树对于德国人来说,就像竹子对于中国人。椴树在德国几乎无处不见。柏林菩提树下大街上种的是椴树。德国乡村典型的村庄总会有一棵美丽高大的椴树。佛门圣树菩提虽然在中国不像椴树那样分布广,但对大部分的中国人至少在概念上更为熟悉,所以更有“可感性”。将德国人的椴树译成“菩提树”,虽然带来了植物学意义上的错误,却成功地转译了椴树对德国人所特有的意义,真切地“模拟”了德国人对椴树的情感。

再者,将椴树说成“菩提树”,从翻译学角度分析,并非严格意义上的错译。菩提树不生长在中国南岭以北,所以中国古代僧人用椴树、银杏、暴马丁香等树来代替菩提树,而北京故宫英华殿的两棵明代椴树,甚至被直接叫作菩提树)。南京椴和荷兰椴今天在日语里还叫“菩提樹”。不论是谁最先将“Unter den Linden”译成了“菩提树下大街”,他(她)是一个高手。(以上来源自德汉翻译角)。

椴树对德国人来说,勾起的联想是温馨甜美的家园、和平静谧的生活、温暖的爱情和亲情,是浪漫情怀的体现,象征着乡情、童年,是德国人心目中甜蜜的家乡之树。从前,德国人在孩子初生的时候,在自己花园里植下一株椴树,相信椴树长好长坏就预测了孩子未来的命运。日耳曼人把椴树看做“和平”的象征,它的守护神就是女神芙瑞雅,是生命和爱情之神。德国青年诗人米勒在快要病死了前写下,表达诗人米勒在面临死亡时苍凉,恐惧,无奈,又自尊的感情。这首诗在德国人人尽知,那是个漂泊的诗人,忧苦思念的是他村子里的水井、椴树,和椴树的清香所深藏的静谧与深情。

原文引自于:http://www.gedichte-fuer-alle-faelle.de/allegedichte/gedicht_829.html